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图片中心 | 北安管理局 | 农场简介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锦河信息港 >> 文章中心 >> 知青岁月 >> 正文

  没有公告

知青的行囊(散文诗) 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
知青的行囊(散文诗)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6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8-30    

    标着上海大厦图案的旅行包,怎么就装不进浦江的一丝灯光?  

    除了风干的咸肉,瓶装的猪油,固牌肥皂,还有棉纱搓成的灯芯,痢特灵和挂面……  

    还有父亲的远望,母亲挂满老泪的针眼。  

    门前被照相机定格的风、弹革路和路灯。  

    我知道,此去不会有城市的灯光、平坦和码头的风。  

    偶尔能接收短波的收音机。  

    我记得,我的行囊还装进了一至四卷的思想和范文澜的《中国通史》。  

    装进了我儿时荡漾过江南的稻田和河水。  

    我不知道北方的泥土和波浪会是怎样一种心跳。  

    我知道,许多的行囊还装进了《外国民歌二百首》。  

    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读过保尔·柯察金,读过《小路》。  

    此去的小路应该有莫斯科郊外的宁静,但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,却像苦酒一样酿进心里,令晚风踉跄。  

    许多装不进的思念只有叮嘱随后追来的风筝。  

    穿着蓝上装,米黄色卡其裤的行囊就这样行走在北方的天空。  

    北方慷慨,把高贵的大青豆、花生、小磨麻油以及没有遮拦的风雪馈赠。  

    我们常常在午夜把扎了又扎的寒风递进绿皮火车。  

    我的文字一样质朴饱满,裹着思乡之情,我们因此可以平稳的远行,从黑漆走向黎明。  

    我走进过北方的麦子和花生地。当南方的除夕炒熟北方的谷粒时,我感觉今生都有一根血管链接行走的北方南方。  

    行囊再次充填,被我的父亲母亲。我的行囊因此装进新年炸落的鞭炮屑,城隍庙的五香豆,精致的小油灯,从北京东路外滩拐向苏州河的预售的凛冽,朵云轩的线装本和狼毫笔。  

    是的,行囊再次告别,举在肩上,走向《小路》。  

    但行囊行走最多的还是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……  

   

文章录入:锦河旅游    责任编辑:王丽娜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